大切章鱼小丸子

🍊

感谢产粮玄学!!!我的柳叶小哥哥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请原谅我的渣画工呜呜呜呜他真是好好好看啊啊啊啊啊!

这么一看…柳叶刀小哥哥莫名其妙的攻了起来…
默默念叨一句入坑都快一个月了为啥我还是没有小哥哥!?

金铃er和猫猫
lo主大概也是条没救的咸鱼了
脑洞太大得治呀

抱紧唯一的小姐姐嚎哭呜呜呜呜
这个游戏对非洲人太不友好orz
p2是刚刚一发出的白扇🌚居然是个奶妈🌚不可思议🌚🌚🌚

终于储够了1000个石头
心累
今晚要来个梦幻十一连抽
先给想要的立个flag
抽到我就直播吃…算了当我没说过🌚🌚🌚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真的很莫名其妙orz

*脑一下小天使的日常🌚
*幼儿园画风🌚🌚
*阿茨茨阿爸真的养不起你啊🌚🌚🌚
*就算这样还是想要狗子🌚🌚🌚🌚
*私心打个狗茨tag,因为阿爸最近ship狗茨啊🌚🌚🌚🌚🌚

Attention:
小小的一个脑洞😂来自很早之前看过的一个梗,出处不明(die
ooc ooc ooc
平安京某知名非酋: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
狗茨好好好🙇🏿‍♀️🙇🏿‍♀️
立了抽到ssr就画的flag
然后就抽到了刀妹🤷🏿‍♀️

【二人花/无差】WASABI #2

深夜失眠搞事情(棒!
照例:本篇内容虚构,ooc都是lo主的锅
OK?撒,一狗╰(*´︶`*)╯♡
————————————————————


大仓最近过的不太好。


正所谓爱上一匹野马头上全是草原。


你瞧瞧他跟那个前台小姑娘凑那么近哦,是不是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会是甜甜的橙花味吗?还是符合京都文青的微苦的柚子味?还是……蹭上了他男朋友的味道?


嗨呀越想越气啊。


小歪脸一脸残念地趴在桌子上唧唧歪歪。


坐在旁边的安田有点担心的拍拍大仓的肩膀:“Tacchon?”


“呜呜呜呜呜呜yasusu!我失恋了yasusu!”在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生长了30年的绞杀植物大仓选手缠上了安田选手!


“……不要叫我yasusu。”安田选手表示你很棒棒哦围笑。


大仓不顾体型差距死皮赖脸的挂在安田的肩膀上,像一个怨妇一样神经质地咬着自己的袖子。


安田颇为无奈地踹他两脚,一抬眼不经意跟一道视线交错。


视线的主人站在男孩子女孩子堆里,目光却专注地定在这边,一闪一闪地,笑得温柔而绵长。






“呜呜呜呜呜呜yasu我该怎么办@¥#$%!”小歪脸一边消灭便当一边向好gay蜜哭诉。


安田好脾气的听他讲,一边安慰几句。


“大仓君?”一个软绵绵的声音插进来。


“诶maru酱!怎么啦?”大仓刷的一下转过身去。


男人被他的速度吓得一愣,然后抿着嘴笑了起来,露出两边酒窝:“豆大福。今天也是经典的红豆馅唷~”


大仓下意识地弯起了嘴角:“又是?我都快要吃腻啦。”


“诶——”丸山委屈地鼓起嘴,圆眼睛湿湿的很好看。


“好啦人都走了你还看。”安田捧着便当吐槽。


“嘿嘿嘿嘿嘿嘿嘿……”


安田挪了挪屁股。


“呐yasu他是不是超可爱的诶嘿嘿嘿嘿嘿……”


傻笑了一阵之后小歪脸又安静了下来。


“他就是这样的。”


“怎么了?”


大仓垂下眼脸。


明明想放弃了,最后还是沉得更深。


你为什么对所有人都一样的温柔?


前面女同事的起哄声中丸山温软的京都腔听的不太真切,但是他的声音的确里带着酥酥麻麻的笑意。


有什么辛辣的气息撩拨着敏感的神经,突如其来的委屈击中了心脏,大仓捂住泛红的眼眶。


“好辣啊今天的便当。”


再多看我一点啊。


我也想要,每时每刻,看到你对我笑啊。

【二人花/无差】WASABI #1

听了歌之后开的脑洞w
大小桶是兄弟设定。
大概会有后续(((o(*゚▽゚*)o)))♡
惯例预警:内容纯属虚构,ooc都是我的锅(哭。
————————————————————

大仓盯着横山白皙漂亮的手指,然后目光被漆红色的筷子吸引。顺着笔直的线条望过去,橙白相间的三文鱼刺身被灯光镀上一圈温润如玉的边,就连上面细小的纹理都变得光滑起来。


横山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彻底放空的弟弟,偶尔坏心地晃一晃筷子,对面的小歪脸青年就会眼神梦幻地跟着摇头。


哎呀,我的弟弟怎么这也可爱。


白皮的横山先生憋着笑,脸颊变成好看的粉红色。


玩心大起地把三文鱼伸向一边的酱油,十分精妙地沾取了大量的芥末,横山慈爱地把刺身塞到对面呆滞状态的弟弟嘴里。


“横山君你干什么……唔呕——……”从舌根逆袭而上到达鼻腔的热辣气息撩得胃袋深处一阵不自然的翻滚,大仓眼角红红,鼻尖红红。


横山托着下巴愉悦地看着对面小歪脸皱着鼻子眼睛跳起来不知名的芥末舞,金色的头毛一跳一跳像一只炸毛的鸟。


好可爱呀弟弟。


横山哈哈哈地笑像巫婆一样,伸手去顺大仓被甩得乱糟糟的前发,结果手指刚碰到大仓的额头就听到小歪脸的惨叫。


“你怎么了?”横山皱着眉撩开大仓的刘海。


青年一脸委屈地凑过去看,白净的额头上有一团红印子,肿肿的。


横山用指尖轻轻摸摸,有点心疼又有点幸灾乐祸:“怎么搞的?”


大仓括弧三十代反括弧红着眼睛鼻子和额头嘴巴翘得老高:“都是Maru的错!”


Maru?白皮弟控的视线像是x光一样直戳戳地扫射过来。高高大大熊一样的弟弟,居然被一个叫Maru的一听上去就软绵绵的家伙欺负了?


小歪脸对着横山犀利的视线不满地哼了一声,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抱怨:“我跟你说哦,Maru那家伙、半夜两点多打电话给我哦!?两点多!我都睡了三个小时了又被吵醒了还要接电话!?”


“......”怎么我记得以前两点给你打电话没人接?


“然后呢,伟大的大仓先生呢,为了接他电话还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漂亮的额头都被撞凹进去了不知道有没有脑震荡但还是一生悬命地爬起来去接电话哦!结果这个混蛋出来第一句最近怎样其他都是对男朋友的抱!怨!”


“……嗯……”准确的来说你的额头肿的凸出来了哦大仓先生?


“然后我听他说完了啊!整整三十五分钟二十八秒!京都人都这么啰嗦?仗着自己京都腔好听就能半夜扰民吗?!”


“……”


“啊讨厌死了!明明说了要分手的三天之后又和好了!什么啊!我那么宝贵的睡眠时间是因为什么牺牲的?!”


大仓一口气唠叨了一大串,拿起筷子气鼓鼓地一口吞下横山贴心地借给他的三文鱼。


横山裕,36岁,男,目前独身,望着对面再次被辣出眼泪的弟弟陷入沉思。


“呐,”白皮冷静地推了推眼镜,“这个章鱼刺身给你吃。”


“哦谢谢横山君!”


“唔啊啊啊好辣!呕呕呕——”


所以说,恋爱真的会使人变傻。


横山的平光镜不灵不灵地闪着智慧的光,倒映出对面小歪脸凄惨的模样。

tbc.